老胡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hzp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1977年与我擦肩而过的高考

2016-06-07 10:00:46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282 次 | 评论 0 条

1977年,对我来说,是终生难以忘却的一个年度。那一年,我高中毕业。那一年,我国恢复了中断10年的高考制度。很遗憾,那一年,我与高考擦肩而过,直到今天,39年过去了,岁月抹平了很多记忆,但是却抹不去当年擦肩而过的那份高考情缘。自打我买了数码相机,每年的高考,我都会在我家附近的三个考点流连,拍下考场门前的场景,算是我对高考情缘的一个记忆。


    我虽是1977年的高中毕业生,只不过1975年就赶上招收飞行员当兵走了,后来又当了四年潜水员,算是上过天,入过海。30多年过去了,我已是一个正科级公务员了,但高考情怀,却始终挥之不去。我读书的时候,正赶上动乱的年代,小学的时候,学习还算蛮好,每学期的各科学习成绩单,除了体育外,门门都是一百分。入了中学,课堂更是槽糕,乱哄哄的,就是一自由市场。也许是看到老师在讲台上的无奈和可怜,每节课,我都尽量端坐静听,其实根本就听不进去。也许我的“虔诚”打动了老师们,我兼任了好几科的“课代表”。那个时候,我只能是回到家里看看“小人书”充实一下自己空虚的大脑。有时坐在课堂上,我总在想一个问题:如此下去,我能拿到毕业证书吗?


    好在我提前当兵走了,也就不必再为能不能拿到毕业证书而犯愁了。1977年恢复高考我也想去报考军校,但没敢去,我知道我不行。为了今后能有一技之长,我开始学写作。我把津贴几乎都花在订阅报刊杂志上了,每天熄灯后趴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如饥似渴地读,一版报纸读下来,生字生词写满几页稿纸,翻字典、词典一个个弄懂,再去看原文加深理解,学得很累很苦,也因为不遵守作息制度而没少挨首长的训斥。也许正是因为有了那几年的“奋发图强”吧,才为我后来从事新闻和秘书工作奠定了基础。但是大学梦却成了我终身遗憾的一个未了情节。因此,每当我看到今天的孩子们兴高采烈地步入高考考场,眼泪就往心里流。


    我弟弟是1981年参加高考的,是我们这个城市恢复高考后的第一个清华大学生,曾经轰动一时。他去北京报到,父母让我去送他,在拥挤的火车车厢衔接处的一个车门口,我们哥俩蜷缩了两天两夜,彼此谁也睡不着。记得他对我说:“哥,我能考上清华,多少也是受了小时候总是见你专心学习的影响。”当时,我就想哭。到了北京车站,我将弟弟送到清华大学的报名处,说:“我就不陪你去清华了。”我走了,没有再回头。我来到天安门广场,站在那里,心里一片失落,大脑一片空白。


    妻子下过乡,她经常和我谈起那个岁月的酸甜苦辣。也许同样是大学梦的遗憾,她把全身心的精力都倾注给了儿子。儿子打小就勤学好问,学习成绩始终名列前茅。初中毕业后考入了我们这个地方的重点高中,我和妻子也举家迁入了这个城市陪读,成为“通勤一族”。儿子酷爱数学,进入重点高中后走上了“奥赛”这座独木桥。尽管成绩还算不错,但是没被选送进大学,反倒耽误了平时的课程,临近高考了,有三个学科还未接触过。成绩下来,不太理想,重点大学是没戏了。儿子沉默了两天,填了一份普通大学数学系的自愿。我和妻子去送他,没进校门,心就凉了半截。面对苍凉的校园,儿子说:“爸,妈,别灰心,我还可以去考研究生嘛。”听了儿子的这番话,我们夫妻就暗下决心,即使砸锅卖铁,也要实现孩子的夙愿,当然,也是我们的夙愿。


    四年,儿子学的很苦,我们也很累。但含辛茹苦的结果,是儿子以第一名的成绩考上了一所重点大学的研究生。那一年,我们如负释重,赶在北京奥运前夕,特意去了趟北京,专门去看清华园和北大。读完研,儿子一鼓作气,又考上了博士生。未来,我们一片阳光,我的高考情结,也算在儿子身上得以释怀。看到儿子学业渐渐有成,我感觉到宽慰。像我们这批1977届的高中毕业生们,之所以为了孩子可以吃许多苦,受许多累,而且是无怨无悔,不正是基于当年那个擦肩而过的高考情怀吗?不正是为了更加美好的未来吗?想对今年参加高考的孩子们说:无论考的好坏,都不要灰心泄气,等待着你们的,是春天的季节,只要肯付出,就会有收获。


    去年我在长春市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考点拍高考,东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的两位女学生过来采访我,知道我每年高考都要到考场凑热闹,便问我为什么。我对她们说:“我是1977年中学毕业生,那一年正好是文革后第一个恢复高考,但却与我擦肩而过。我每年都要拍高考,就是为了弥补我的这个遗憾。不过,我当年未能实现的夙愿,儿子替我实现了,他刚刚拿到你们东北师范大学的理学博士学位。”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能歌善舞的延边朝鲜族     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胡志平

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!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